EN [退出]
石女下部是什么样子的>中国新闻

_市政债撬动城镇化融资 避免再聚平台债风险

2017-11-22 09:03

据21世纪经济报道消息,撬动城镇化融资的杠杆,谁会扮演最主流的角色?中央、地方财政、地方融资平台、商业银行、政策性银行等,谁会成为最主要的资金来源?哪些新型金融工具将被委以重任?对于来自金融领域的“两会”代表、委员们来说,城镇化中的融资模式是他们最关注的一大课题。

“城镇化”概念持续升温,涉及到如何“积极稳妥”推动,最需解决的是融资难题。

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,我国城镇化率从2002年的39.09%到2012年的52.57%,过去十年以平均1.3个百分点的速度递增。国家统计局的一个课题组曾预计,到2020年,我国城镇化水平为60.57%,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。

未来的十年,我国城镇化率可能将以平均每年1个百分点的速度递增,而城镇化率每增加一个百分点就意味着有超过1000万的农村人口进城。粗略计算,十年间相关的投资可能达数十万亿元。

撬动城镇化融资的杠杆,谁会扮演最主流的角色?中央、地方财政、地方融资平台、商业银行、政策性银行等,谁会成为最主要的资金来源?哪些新型金融工具将被委以重任?对于来自金融领域的“两会”代表、委员们来说,城镇化中的融资模式是他们最关注的一大课题。

一些理论共识在微妙地形成,比如对金融工具的运用,发挥债市的作用,以及在城镇化融资进程中,避免新的地方债务风险。

与2008年那一轮经济刺激计划中的融资主体不同,未来,银行信贷、地方融资平台或不再是推动城镇化的主要资金来源。

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6日表示,在城镇化进程中,涉及城镇化的城市基础设施和公用设施方面的融资,可以借鉴国际上的金融工具,如资产证券化、市政债等。他表示,银行贷款也是融资的一条渠道。“但首先应该考虑的是城镇化选择什么样的工具,其次才是如何提供金融服务。”

全国政协委员、国家开发银行董事长陈元7日表示,发展新型城镇化,地方政府要控制负债率,让规划先行,避免“造城运动”与地产泡沫。

学界观点不谋而合。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6日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,推动城镇化,需要发展大量的金融工具,来推进产业的整合和创新。从机构上说,“包括债券、信托、理财、保险、私募、VC、金融衍生品这些金融工具都应该鼓励发展,”从金融手段来说,“通过杠杆收购、MBO、过桥贷款来促进产业的整合。”

“撬动城镇化的主要杠杆是金融。”向松祚指出,这包括三个方面,政府的金融杠杆、金融工具创新、个人消费金融引导。“未来银行信贷不会成为推动城镇化的主要资金来源。”

债市效用“异军突起”

政府工作报告提出,“城镇化是我国现代化建设的历史任务,与农业现代化相辅相成。要遵循城镇化的客观规律,积极稳妥推动城镇化健康发展。”

“城镇化”概念造势之时,各方资金压力也显现。国家统计局预期今年城镇化率将达53.37%。

从中央到地方,政府资金来源无非四个方面,一般税收、土地财政、融资平台贷款以及债券融资。在前三个方面发生很大形势变化的情况下,债市的作用开始突出。

2011年全国公共财政预算收入10.37万亿元,其中,中央本级收入5.13万亿元,地方本级收入5.24万亿元,仅靠政府当期收入推进城镇化,资金压力极重。过去一年陆续披露的财政收支数据也显示,多数地方财政收入告别高增长,同比增幅大幅回落。

同时土地财政难以持续,地方融资平台潜在风险仍然堪忧,“卖地收入寅吃卯粮的情况还很严峻;地方融资平台贷款虽然现在有所增加,但能增加多少难说,银行对地方融资平台的态度总体还是谨慎的。”向松祚指出。

向表示,“未来我们要撬动城镇化,从政府的角度而言,可能只有一个出路,即更多地用债券的手段替代税收手段。靠"征税+卖地+贷款"的政府融资模式,肯定不行。”

这意味着国债、公司债、市政债的齐头推进。向松祚认为,“长远看,市政债、公司债要大幅放开。”

转变政府融资方式、促进城镇化,市政债早已被赋予极大想象力。周小川此前曾提出“市政债和财产税搭配”的做法,“可以达到城镇化在时间轴上的平移,也可以达到约束力在时间轴上的平移。”

金融工具、金融主体多元化

城镇化推进进程需要解决产业整合、发展农业经济等经济结构的问题。向松祚提出,“我们需要发展大量的金融工具,创新金融手段去推动产业的整合和创新,推动农业的现代化、规模化、集约化。”

这与周小川的观点异曲同工。周小川6日同时提示,涉及任何金融工具,都应该首先建立规则,“有些需要设立,有些需要调整,不是说某个金融工具看着不错,马上就能发挥作用”。

信贷以外的金融产品需要更多机会。“债券、保险、信托、理财、私募、VC,这些产品都应该鼓励发展。”向松祚分析,“我国当前的金融机构中,银行体系资产过于庞大,导致社会资源配置的效率下降。银行承担了过多的金融职能,也承担了更多的风险。”

此外,资产证券化、金融衍生品也是金融工具多元化需要积极探索的方向。“资产证券化解决的是资产的流动性问题,金融最核心的东西就是流动性,搞活了流动性,也就分散了风险。”

城镇化融资的金融主体也当大力拓宽。“我们的监管思维、监管体系要做一个调整,多鼓励银行体系外其他金融机构的作用。小贷公司、第三方支付、面向县级城镇的小型金融公司等这些新兴金融体要充分放开。”向松祚建议。

民建中央《关于深化配套改革推进城镇化可持续健康发展的提案》提出,深化城镇建设投融资体制改革,建立多元化、多渠道的资金供给模式,通过政策引导提高民间资本参与城市建设的积极性。

新型城镇化推进或让政策性银行再获机遇。“要高度重视政策性金融机构的作用,部分项目可以由政策性金融机构先推动,到一定程度后商业银行等再介入。”向松祚表示。

陈元7日表示,国开行在几乎每个县城都有贷款点,以支持新型城镇化。此前他在国开行2013年度工作会上表示,“今年一半以上的新增贷款将投向城镇化及配套建设。”

当前文章:http://nj8mq.ddqdgj.cn/news/detail/om4jdh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1-22 09:03

陈可辛为何不娶吴君如  阿修罗之瞳舞台剧    班级活动计划  安均璨  巴啦啦小魔仙第二部  龙族2漫画知音漫客漫画  无间道3国语高清  苗族少女图片大全  渔舟唱晚  

相关新闻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 2017 _市政债撬动城镇化融资 避免再聚平台债风险 All rights reserved-网站地图站点地图

环保酵素的做法大全